防谣新常态:网络自净机制初显 辟谣联盟渐成型

2014-12-17 00:00 人民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编者按:经过2013年轰轰烈烈的“网络打谣”,防谣治谣是否进入“平稳期”?传统媒体、网络媒体携手辟谣的“大联盟”是否已然构建?从多部门联合整治,到法律法规完善,防谣治谣是否进入“新常态”?回望2014,谣与防谣,都有话要说。“求证”栏目从今起推出系列报道,关注新媒体时代防谣新常态。

2013年四川芦山地震后,“求证”栏目曾整理出一度充斥许多门户网站的谣言名单;今年云南鲁甸地震、四川甘孜地震后,灾情谣言数量明显下降,传播范围也在减小(见本栏目2014年8月14日《灾区的谣言为什么少了》)。

12月初,“求证”栏目联合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日报媒体技术公司向广大网友发布问卷调查。结果显示44.27%的网友感觉今年的谣言变多了。

今年,谣言到底多了还是少了?

谣言变化

影响面大和社会危害严重的谣言减少

老谣重炒、生活健康类谣言成首害

12月12日,国家网信办发言人、网络新闻传播局局长姜军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经过前些年特别是去年打击网络谣言专项行动,今年,产生重大负面影响和社会危害的谣言总体比过去少得多,但相对社会危害较小、对人们造成一些困扰的谣言还存在。例如,有网文称穿秋裤不利国人体质、世界上只有中国人穿秋裤。

这也是不少业内人士的共同观察。“事件性的、突然发作的谣言,比往年有所减少。”果壳网主编徐来说。根据果壳网监测,今年的谣言主要是生活、健康方面的谣言,而且大都是反复出现的老谣言。

健康、生活安全类谣言成为首害,也是网友们在调查中表达的直观感受。专家的研究对此有所印证。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院长张志安介绍,他们学院与微信等合作,对2014年11月3日至20日期间被微信用户举报为“诈骗和虚假信息”最多的255篇公众号文章进行文本分析。结果显示,65%的文章都围绕着人身安全、食品安全和疾病养生这三大主题,其中最多的是人身安全(51%),其次是食品安全(38%),第三是疾病相关类(16%)。

“求证”栏目观察,如“致癌”“辐射”“传染病”等与健康、生活密切相关的领域,也仍是谣言重灾区。例如,2014年11月,又一轮“猪肉生虫”的老谣言沉渣泛起,并从网上延伸到网下,让贵州、广西等地的偏远农村地区群众生活受到影响。

自觉防谣

网友辟谣积极,网络自净机制初显

谣言总结帖大增,专业人士发声踊跃

辟谣,网友也是重要一环。

“这些假新闻,还要骗你多久?”“十大不可信的谣言!”……今年以来,各种谣言总结帖大增,不少是网友自发整理发布的,形式活泼,方便“速读”,令人印象深刻。尽管其中部分“以传谣形式辟谣”,利弊存在些许争议,但这些信息的增多,反映出网友对谣言的警惕性提高、对辟谣的需求日益增强,这一点也可以从“知乎”等网站、客户端的大受欢迎中窥见一斑。

微信团队介绍,微信每天会收集到关于谣言的投诉达1万—2万单,这些谣言涉及人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并有专人负责处理。今年来,在各个网站、平台,一些具有专业背景的网友更为活跃,承担了不少辟谣与科普工作。其中也包括学生群体。例如今年4月,清华化工系学生捍卫百度百科“PX词条‘低毒’描述”事件,打响一场特别的“科学保卫战”。

合力辟谣

辟谣联盟渐成型,辟谣速度加快

传统媒体携手新兴媒体多样化辟谣

2014年,传统媒体仍是针对网络谣言展开调查的权威力量。人民日报“求证”栏目、新华社“网闻求证”、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央广求证”、中央电视台“真相调查”等继续有效阻击网络谣言。

辟谣力量进一步集结、信息平台进一步完善,是一年来较为明显的变化。2013年8月1日上线的北京地区网站联合辟谣平台,今年成员单位已从6家发展到45家,涵盖网站、报纸、电台、电视、社会组织等;平台的辟谣数据量已超过100万条。

辟谣速度明显加快。截至2014年8月,新浪微博共开设政务微博12万个,媒体微博2.9万个,@人民日报、@平安北京、@江宁公安在线等多次迅速成功辟谣。

“一方面辟谣的各方力量在释放叠加的效能,另一方面各种信息流通的平台和应用也都加强了自身抗侵扰、抗作弊、抗病毒式营销的能力。”搜狗副总编辑齐珊介绍,今年8月,微信推出了谣言举报入口,搜狗“微信搜索”实现了谣言一经发现就多产品多终端多入口同步下线。

年度焦点

依法加强对微信平台的管理

“微信十条”应对朋友圈“谣言出没”

网络调查显示,网友今年最常在微信及朋友圈内遇到谣言。数据与这一结果可相互印证,仅今年上半年,腾讯安全中心就收到举报约6000万条。经审核,数百万个恶意账号被冻结。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秘书长祝华新认为,8月7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网友俗称“微信十条”)并施行,对于服务提供者的从业资质、审核机制、权限设置和违规处罚等方面做出了具体规定,这一应对是十分及时的。

姜军表示,经过一年多的努力,打击谣言取得了明显成效,赢得公众好评。去年9月两高出台的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为打击网络谣言犯罪提供了量刑标准,对网络谣言起到了很大的震慑作用。一大批造谣传谣的微博账号、网站被关闭,有关部门还查处了一批利用互联网制造和传播谣言的人员。今年4月秦火火一审判决获刑3年,成为司法解释出台后获刑第一人。

除了“微信十条”,姜军说,今年还陆续开展了打击新闻敲诈和假新闻的专项行动,12月3日,中宣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和国家网信办联合启动了新闻单位和驻地方机构清理整顿工作,对包括完善谣言举报处理机制和辟谣机制、遏制虚假信息和谣言的传播等,都会起到一些治本的作用。

此外,什么样的谣言更具迷惑性?结果显示,如果一个谣言有好多数字或图片等细节描述,或者语言有感染力煽动性,网友就比较容易被迷惑;至于哪些原因造成了谣言四处传播,网友认为有些谣言有利益推手、网民有随手转发、宁信其有等习惯是最重要的原因;而应对网络谣言目前最需要改进的,网友则认为当属加强监管和增强辟谣服务。

本次调查以网络调查方式进行,调查问卷发布至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日报媒体技术公司微信。在收集到的有效问卷中,抽取1200份做样本,形成数据统计和分析。

责任编辑:余荣华 吕绍刚 孙振  作者:余荣华 吕绍刚 孙振